卡通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逆邪在线阅读 - 第九章 殿前过招

第九章 殿前过招

        凌家大殿的气氛诡异之极,所有人静静的等待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贤侄!那件至宝怎么还没到?不会是除了什么差错吧?”殷无逝压根不相信会有什么凌林云,等待着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不会!嘿嘿~~~”凌宁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!来了!”梁伯从后殿冲了出来,“老祖宗的……的……至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呜!至宝来了!”凌宁的表情极为紧张的喝道,“梁伯慢点啊!别把匾摔坏了!这是至宝啊!传家至宝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伯听到这句,胃里一酸,险些吐了,他怎不知这件“至宝”是啥货色!?居然在凌宁自己嘴里说出来,如此的珍贵无比!二殿下啊!您的脸皮是有多厚啊?!

        凌宁小心翼翼的结果书匾,高高举起,对着凌家大殿的人们喝道,“这,就是老祖宗留下的至宝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见这幅书匾,膛目结舌!

        书匾上犹如螃蟹倒爬一样的写这四个毛笔大字:“无?聊?至?极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四个字,简直是妖来之笔,不仅内容庸俗,字体更是犹如横行的螃蟹,张牙舞爪,又似八爪章鱼,触角乱舞,书理毫无章法,一看便知是毫无修养之人随手一写,不堪入目,如此的书法还被挂为匾立于殿堂之上,简直就是对书法的侮辱!对殿堂之上所有人的侮辱!更是对被赠与者的侮辱!

        凌宁在字体上,如此不堪的书法,居然厚颜无耻的说赠送于殷无逝,另外,这四个字“无聊至极”!直接讽刺了殷无逝故意羞辱凌正的行为!

        “贤侄!”殷无逝忍无可忍,觉得自己被彻底的侮辱了,“这就是至宝!????难道你就拿如此小儿之作来戏弄老朽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殷……殷叔叔……”凌宁被殷无逝的话怔了一怔,颤抖的说道,“您……您怎么……这么凶……侄儿……侄儿……这可是的绝密剑招呀~~~~~我们不看书法,看剑招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宁的演技实在绝佳,这一绝妙的装可怜,居然让殷无逝心底一颤,心想:“哎,跟一个孩子,认真个什么劲呢?看来之前这个凌宁所说的那些话,也是无心之过,看来是自己太过敏感了,这南天国的二皇子凌宁,就是个废柴而已,我何必跟一个小废柴过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殷叔叔!您实在是冤枉侄儿了!”凌宁抹了抹眼角的泪花说道,“您看,这四个字,看似粗俗,其实却是神来之笔!您看!您仔细看啊!每一笔每一划!都带着老祖宗的精髓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童言无忌!

        殷无逝被凌宁一说,居然还真的认真的看了起来这四个字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四个字……”殷无逝居然若有所思的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宁得意洋洋的说道,“您看,这一撇是不是凌剑十式的醍醐灌顶!!??!这一捺是不是剑出八方??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视乎是有点……”殷无逝应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!是不是!”逼问道!

        “还……还真有点儿……”殷无逝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老祖宗还说,这四个字,包含了所有的高深的剑法!比我们凌家的凌剑十式还强!叫什么林……林什么剑法来着?”凌宁故作痴呆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云剑法?”殷无逝眼神一亮!

        殷无逝对于凌家的凌剑十式自然不屑一顾,他可早就听说凌家最强的乃是“凌云剑法”!凌剑十式在混沌大陆只能算是中等剑法,可是林云剑法!乃是凌家宗主所创,威力无比!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林云剑法?”殷无逝眼神中带着兴奋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~~~~对对对!!”凌宁一只手拳头垂着另只手的掌心,天真的边跳边拍掌,“就是那个林云剑法!”凌宁天真无邪般的眼神看着殷无逝,“前些日子,我凌家老祖宗还特地将这套林云剑法的精髓写成了剑招,剑招就蕴含在这四个字中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四个字,如何看出是一套剑法?”殷无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殷叔叔过目!”凌宁走上前来,随手拔出一个凌家侍卫的铁剑“借剑一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宁虽然身上有初初神剑,但在高手面前,凌宁不敢随意展示,虽然普通人看不出初初剑的神奇,凌宁也不知道它神奇在何处,但是老祖宗说这剑不凡,那他必定就不凡,他不能保证眼前的殷无逝是否能看出来,保险起见,他还是选择了一把普通的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殷叔叔!这是老祖宗教我的四句林云剑法基础口诀!您看好了!”凌宁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腐朽天地皆残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血抹苍穹尽苍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末穷途疑无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亦重生剑者落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宁四句口决念起,手中长剑挥舞!

        凌宁极力的回忆在玉清湖畔,老祖宗对自己耍的林云剑法!

        林云剑法,无需真气,为快、狠、准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凌宁心中牢记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凌宁第一次使出真正的林云剑法,而这一次是否成功,极为重要!

        凌宁肉体速度明显无法使出林云剑法的精髓,但是,只求形似!只要形似便可!

        身形一晃,时而如连绵溪水,时而如波澜江河,每一招每一式都连接的极为精妙,毫无破绽!众人看着凌宁,不由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最吃惊的当然凌正!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凌宁,虽然修为有限,剑法威力不足一提,可是,他的这套剑法,看似凌剑十式实则不然!

        凌宁所施展的剑法招式虽然招招出自凌剑十式,一般从第一招到第十招依次出招!而是十招并联!看似出的是第一招,实则融入了第八招!第十招!而且,凌剑十式的第四招开始,就要使用真气,而凌宁使用的四招到十招,居然无一丝真气显露!

        这招式的诡异,虽然速度慢了很多,而且每招每式几乎没有一丝攻击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但懂得剑术的人,一看遍知这剑招中的玄妙比凌剑十式不知复杂了多少倍!

        凌正有些诧异!这宁儿!不是一个武学废柴吗?为何竟掌握如此玄妙的剑招!而且这剑招,酷似凌剑十式,却又远远精妙于凌剑十式!难道这真是传说中的林云剑法?

        凌正错愕了!同时错愕的,是殷无逝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少年,耍的这套剑法,虽然威力几乎为零,但剑法之玄奥,却是他见所未见!传说中,林云剑法是无需真气催动的,凌剑十式的第四式确实靠真气催动,只是这一点,凌剑十式只能伦为二流剑法!而眼前少年的剑招,绝对是在凌剑十式基础之上更上乘的一流剑法!而这套剑法,从招式上看,绝对是无需真气就能发动最强悍的攻击!殷无逝猜测,这真的很可能就是真正的凌云剑法!

        凌宁一套剑法过后,长长舒了口气,心想这能混的过去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啪!”殷无逝态度突然大转,对着凌宁拍手道,“贤侄好剑法!这套剑法果然玄奥!!”

        殷无逝态度的大变,凌宁心里鄙视着,嘴里却说,“在殷叔叔面前献丑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宁“恭敬”的持剑作揖,“殷叔叔请看,这四个字,看似毫无章法,可请您仔细一看……这一撇!这一捺!!!!是不是!是不是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宁假装神秘,嘘声对殷无逝颤抖说道道!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是!!确实!”殷无逝茅塞顿开,此时的他绝对坚信眼前的这个大字,必是凌林云所作,竟然大有兴致的研究起这幅字来,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贤侄你看这个“无”字!看似那一撇犹如蟹脚般无章,但这明显就是凌林云老前辈有意为之,蕴含一套极为高深的剑法呀!”殷无逝痴迷的看着“嗯!这一撇便是林云剑法中那“峰回路转”一般的剑招!不会错!一定是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殷无逝竟然忘我的研究起“四字剑招“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旁的梁伯脸色铁青,心里不由阵阵干恶~!心想二殿下这“惊世骇俗”的书法~~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套绝妙的剑招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凌宁呵呵一笑嘴上说道,“殷叔叔果然天纵奇才!一眼遍看出了其中玄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贤侄!可否将此剑招给叔叔一看!”殷无逝垂涎欲滴,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殷无逝原本虚弱无力的身子突然变得矫健起来,一把欲躲过凌宁的书匾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啊!”凌宁赶紧闪躲,“老祖宗!老祖宗有吩咐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借用一看!”殷无逝一手抢下了凌宁手中的书匾,退步回身,拿在手上静静的抚摸着,放佛眼前的四个字,乃是一件重磅至宝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完了!!完了!!!”凌宁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哼?”凌正心里暗笑,虽然他不知道凌宁为什么会如此玄妙的剑法,凌宁正在戏耍殷无逝这一点,凌正心里明白的很,自己对儿子的了解,以凌宁的心性,这种事情绝对做的出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殷叔叔!!!殷叔叔!!!”凌宁继续嚎啕大哭,“我害了你啊!我对不起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殷无逝正欣赏着书匾,被凌宁这么一哭,摸不着头脑,“贤侄为何大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怪我!怪我没早说!”凌宁“懊悔”的哭道,“我们老祖宗就怕这绝世秘籍被阴险之人夺去,便特地在书匾上下了家族秘毒!这是我们凌氏家族第二大绝学,凌氏秘毒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正听到这里,随之一愣,心里一笑,暗自想到,“这个宁儿,真是古灵精怪,凌氏秘毒!亏他编的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凌氏秘毒??是什么?”殷无逝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凌氏秘毒,是我们凌家的独门毒药!这毒,只有我们凌家人才能免疫,外姓人一碰,那是必死无疑啊~~怎么办怎么办~~~”凌宁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宁这句话,正是回应了之前殷无逝的那句话“只有我们殷家人才能免疫,外姓人一碰,那是必死无疑啊~~”

        殷无逝何许人也,他怎能听不出凌宁这一招是以牙还牙,心想这小兔崽子年轻轻轻就懂得借力使力,长大以后还得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殷叔叔迟一点而拿,让我们凌家人用血清除这书匾上的毒即可!可是,可是……叔叔您却有些操之过急……结果……这……解毒的办法是有,可是……”凌宁脸红的羞怯不已!

        殷无逝此刻真是左右为难!一方面,他知道凌宁在戏耍他无疑;另一方面,凌宁刚才那套剑法,绝对是比凌家的凌剑十式的基础之上更上乘的剑法,绝对就是林云剑法!连一个小孩子都懂得林云剑法,那么眼前的凌家家主凌正,怎么可能不会?难道凌正在扮拙?又或者,凌家老祖宗凌林云真的就驻守在凌家?不管哪一种可能,自己都吃不了兜着走!

        殷无逝已经心虚了一大半,明知道凌宁在戏谑自己,却无奈只能强装笑颜顺着凌宁的话问了下去,“此毒何解?贤侄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宁扑通一下跪倒在地,又再次嚎啕大哭,“殷叔叔,侄儿对不住您啊!侄儿无心啊!这个毒!这个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毒怎么了!”殷无逝脸色铁青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毒只要一发作!殷叔叔会先大笑一个月,不停的笑,笑道横膈膜抽经,笑道嗓子沙哑,然后进入第二阶段,身体开始移位,上肢位移到下体,下肢位移到上身,全身颠倒,骨头错落,疼痛难忍,可这还要忍受一个月!”凌宁哭道,然后转都看向凌正问道,“父皇,我们凌家的秘毒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正心里好笑,表面上却毫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宁接着说:“第三个阶段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宁紧紧的凑到殷无逝的耳边说道,“第三个阶段,殷叔叔~~你男人最骄傲的地方,会傲然挺立,如果半个月内不解决,就会全身经脉尽断!然后全身溃烂而死!可是,你的上肢和下肢已经错位,若你只能看着自己挺立的部位~~~~~什么也不能做~~这种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殷无逝听着凌宁无情的解释,抖动了好几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凌家大殿里的人们开始议论纷纷,有些人忍不住窃窃的笑出生来,连殷家的随从都强忍着笑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!这!殷无逝忍无可忍,本来这一趟来送御龙殿邀请牌,顺便想对凌家侮辱一番,没想到,却着实被眼前这个毛头小子给侮辱了!不管这小子所言虚实,自己被侮辱却是千真万确!

        “殷叔叔,此毒说来猛毒,可想解毒亦不难啊!”凌宁坏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贤侄有何办法?可否一说?”殷无逝双拳紧握,可碍于之前林云剑法震慑,愣是不敢发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解此毒,只需我们凌家童子尿即可!”凌宁狠笑一声,“殷叔叔,正巧,侄儿正是彻彻底底,新鲜出炉的童子额~~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宁儿!”凌正显然感觉到殷无逝快要发作了!立刻喝止了凌宁,“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殷无逝此时再也忍不住了,“啪”的一声甩下三片御龙殿邀请函,对凌正抱拳一个礼数,说道,“这是御龙殿邀请函,生死由天定!老朽是否死活着是命数,无需劳烦贤侄!就此别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殷无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凌家大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