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通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新武大宗师在线阅读 - (四百〇二)县长身上有隐疾

(四百〇二)县长身上有隐疾

        张启胜点点头道:“就是胡一波县长,他专门来视察的,结果被你的朋友搅和了,后来怒气冲冲的走了。陪着县长来的两个跟班被打了,老钟也挨了一巴掌,脸到现在还肿着。要不是老爷子出手,不知道会闹成啥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现在怎么样?具体怎么处理的?”张勇胜追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启胜摇摇头道:“他们倒是没什么事,事情按治安管理处罚的,罚了一些钱。本来县里的人想要拘留的,但人家有病人要照顾,所里也不敢搞得太过分。要是病人在镇里出了问题,我们所可担不起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勇胜长吁了一口气,道:“只要罚钱就没事,他们不差那点钱,就当给你们所发过年红包了,你们也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谈着,张勇胜的手机便响了。他果断按下了接听键,当着张启胜的面和对方通话。电话是董奇山打来的,简单把下午发生的事情说了说。事情的经过与张启胜说法差不多,但细节更加的详细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一波来的时候,曾国权正在给卢衍宗扎针,钟永浩提出让曾国权先停下来,给胡一波带来的病人先看。卢天德就不乐意了,跟对方进行理论。胡一波的跟班哪里受过这气,说话就有些不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卢天德本就是江湖中人,一个典型的糙汉子,从不瞎逼逼,一言不合就动手,顿时把胡一波带来的两个跟班都打了。钟永浩在旁边劝架,也挨了一耳光。要不是曾国权出手阻拦,卢天德连胡一波都要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一波带了不少人来,除了县里的人,镇上的官员也陪同着,这面子可以说是直接扫地了。他气呼呼的拂袖而去,下面的跟班不断的给镇里施压。最后卢天德被罚了几千块,让曾国权给保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卢天德能躲掉拘留,还是因为卢衍宗的病情太重。曾国权威胁镇里的官员,说如果卢衍宗因没人照顾而死亡,让镇里全权负责。镇里可不敢接这个烫手山芋,警察更不敢派人照料,最后只能各退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勇胜在电话里跟董奇山做了简单的沟通,约定晚饭后到曾家医馆碰头商量。事情已经发生了,只有看怎么大事化小。张勇胜对胡一波的来意比较好奇,大过年的特地到偏僻乡镇求医,其中必有蹊跷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把张启胜打发了,张勇胜回到前厅吃了晚饭,然后匆匆的去曾家医馆了解情况。白芷萱对曾家祖孙很感兴趣,也跟着张勇胜过来了。她上次和曾易见过一面,这次还特地带了些年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已到华灯初上,曾家医馆上了门板,只有下旁边的小门通行。张勇胜和白芷萱带着礼物进了屋,屋里几人正在喝茶发牢骚,话题就是下午发生的事。曾国权满脸无奈,只能好言相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来啦,好好的怎么同县长的人杠上了?”张勇胜抢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卢天德放下茶碗,苦笑道:“张兄弟,不是我要跟他们杠,实在是他们太霸道了。大家都是来治病的,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。况且他们那病本要不了命,等半个小时怎么了,凭什么让我们停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芷萱在路上只从张勇胜嘴里听了个大概,好奇的问道:“他们到底是谁病了?怎么跑到这里来看病?按理说他好歹是县里的大人物,县医院会安排最好的医生,何必跑这么远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曾易出言解释道:“胡县长身上有隐疾,县里的医院治不了,钟院长专门推荐了我爷爷。他们本来是准备昨天来的,但昨天没来,今天来的时候正好和卢掌门撞上了,结果没说清楚就动起了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隐疾?什么隐疾?”张勇胜眼睛一亮,八卦之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?不孕不育呗。”董奇山倒是直接,一点都不知道隐瞒患者隐私。这种事好说不好听,对男人尤其伤自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他还有这毛病?”张勇胜转头看向曾国权,满眼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曾国权悠闲的抿了一口茶,叹息道: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,平日里注意调养,一两个月就好了。他可能是年轻时不太节制,身体亏虚得厉害。省里县里的医生让他进补,结果补过头了反而更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天德冷笑道:“活该,一看他那个二世祖的样子,就不是个好东西。我家衍宗虽然不肖,身体也不如他亏得厉害。他那样子完全是个见风倒,动手的时候我生怕一巴掌下去直接嗝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衍宗尴尬得不行,苦笑道:“叔,你说他就说他,干嘛把我扯进来。我也是有节制的好吧,那种事干多了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天德瞪了侄子一眼,训斥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?要不是你到处惹是生非,哪来的这种祸事。这次治好病后回去赶紧结婚生子,以后别在外面瞎混了。真要搞得不孕不育,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曾国权笑着道:“其实小卢的身体挺好的,并不显得亏虚。只是伤到了要害,治疗起来比较麻烦。白天我也是着急了,如果不用真气慢慢来,中间停一下也没大问题,这就不会有冲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芷萱叹气道:“卢掌门,你这火气也太大了,一言不合就动手。人家那么大的官,怎么受的了这种气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天德心里委屈得不行,解释道:“白小姐,我虽是个粗人,但也不是浑人,待人接物的道理也是懂的。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,我和小曾医生再三解释,他们都不听,而且说话特别难听,我实在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说了啥难听的话?”张勇胜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要是那个姓钟的太过分了,仗着县长的架子狐假虎威,颐指气使的。”董奇山解释道:“我估计昨天在我们这里吃了瘪,今天故意找茬。县长那帮人都听他的,顺便帮着他出头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天德狠狠的道:“姓钟的最不是东西,他居然说衍宗的病治好了也是残废,哪有他这么说话的。他居然还是个医生?真是医院的败类。这里的镇卫生院居然让他来当官,好得了才怪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