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通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这个影帝只想考证在线阅读 - 第0161章 柏林电影节(求月票)

第0161章 柏林电影节(求月票)

        落地之后,郝运见到了柏林这座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是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对柏林真的没必要过于期待,尤其是你期待它有多么高大上。

        1990年东西统一时柏林人口约342.2万,到2000年减少至338.4万,目前依旧不超过340万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原东德地区外,德国一些城市发展比较均衡,柏林更多是政治上的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它依旧是欧洲,乃至全世界都比较发达的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点人,路上竟然堵车你敢信。

        问了一下司机才知道是游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,全球许多国家的人都在游行示威,反对米果即将发动的对一拉可的战争,而三百万人口的柏林,反战游行的规模创下历史记录———1/8的市民走上了街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德国人的态度值得钦佩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包括他们对历史的反思——反思的原因是发动的那批人被干了,而霓虹发动的那批人在米果的包庇下依旧高高在上,他们的子孙后代更是靠父辈的掠夺积累个个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不如坐地铁,2号线到达波茨坦广场站,走五百米就是主会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酒店,已经是饭点时间了,飞机上吃的那点根本不顶用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游行的原因,城市多多少少有点失序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影节建议大家集中安排住宿,这边住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郝运休息了一会被路学常叫出来吃饭的时候,他就看到了熟悉的麦召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麦!麦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lucky,郝运?”麦召回很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郝运,他不会认错,不仅是因为郝运是他的演员,他还带着郝运去射击俱乐部玩过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麦导,是我啊,我跟路学常导演一起来的,《卡拉是条狗》。”郝运给他介绍了一下路学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身在异国他乡,都是华夏人,天生多了一分亲切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吃饭对吧,我喊上杜导,咱们一起去。”麦召回也不废话,跑去敲杜七锋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杜七锋也住这家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麦召回原是演员出身,1995年在杜七锋导演的《无味神探》中担任演员,从此步入电影圈。

        杜七锋又把任大化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不算完,前两天过来的房龙也还没有离开,肯定要一起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柏林看着怪吓人的,把功夫大哥叫上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全世界人都认识房龙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还有梁超威他们,但是他昨天回香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样是昨天回香江的还有张蔓郁、章子姨、张益谋、李廉捷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还有巩俐、黎鸣,他们虽然还没走,但是不住在这边,所以就没办法叫上,而且也未必叫的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来参加柏林电影节的都是些牛人,都有自己的交际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你叫一声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饭桌上,麦召回的善谈,让每个人都不会觉得冷场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他口中,郝运了解到了不少这次电影节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错过了星光大道实在是可惜。”麦召回替郝运觉得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郝运在《无间道》只是一個配角,肯定是不可能由他们邀请郝运来柏林电影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连刘福荣都没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论在郝家庄的影响力,刘福荣十倍于梁超威,而论国际影响力,梁超威比刘福荣强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郝运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姜闻希望他走文艺片路线,多拿影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更倾向于都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拿到奖肯定要拿,不管什么行业都要逼格,有逼格才更好立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该赚的钱也不能不赚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娱乐圈就是为了赚钱,不为了赚钱,郝运早就去研究可控核聚变了,不比影帝更有逼格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电影你演了,杜导的你也演了,还有路导的,还有没有?”麦召回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益谋导演的《英雄》里露了个脸,演了个秦宫高手的龙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郝运没有隐瞒,如果让他主动去宣扬,他不会干,可是都问到头上了,再遮遮掩掩就是虚伪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,他才发现自己牛笔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参加影展的十五部华语电影,其中《卡拉是条狗》《无间道》《ptu》全都是他参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进入竞赛单元的《英雄》也有他的参演。

        郝运有四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当时《盲井》不是选的王顺溜,而是选的他,那就是五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伱有四部电影参展,哈哈,这个破纪录了,回去可以营销一波。”房龙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没看出来。”路学常也是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看,他个人的淡泊,倒是让郝运错过了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小配角,不值一提,各位就不要取笑我这个晚辈了。”郝运求饶,他和这些人大多都有交集,于是就经常成为饭桌上的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才刚入行,就有这样的成绩,必须要大说特说。”房龙和郝运也有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千机变》这部电影眼瞅着要在上半年登入院线。

        郝运在里头扮演大反派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像是说着玩儿似得,同桌作陪的华姨宣传总监杜阳却已经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管他戏份多还是少,能宣传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咱只说郝运参演了四部柏林电影节参展影片,又没说是主演了四部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卡拉是条狗》的首映被安排在了十三号,前面两天就是出席一些电影活动,看看其他的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引人瞩目的竞赛单元中,今年好莱坞电影的数量令人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米果的《综艺》杂志不无得意地说,因经济不景气而财源见紧的柏林电影节,要用好莱坞明星和米果电影声势浩大的到场来维持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柏林电影节的预算是1000万欧元,其中650万是联邦政府文化部拨款,其余部分靠赞助商和自行收入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他电影节相比,这个预算相当低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电影,聊电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郝运英语有些吃力,而且电影还不见得都是英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说幸好有英语字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日常就是各种薅外语属性,偶尔也能薅到智慧和演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文艺片的天堂,经常能碰到演技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气质不俗(精神病),面容帅气,和别人打招呼的话,任何人都不会对他冷眼相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一边薅人家属性一边聊天的话,更容易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外语属性两百三百的随手都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英语口语学的那叫一个飞快,连德语也学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接受了几次采访,国内的记者肯定认识他,国外的记者大概是觉得他这个路人甲长得比较帅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内记者很惊讶他会出现在这里,会采访他一些问题,他就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外记者就是把他当路人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被问到一个很敏感的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问他对米果和一拉可即将发生的这场战争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郝运管他丫的,他回答说“this    is    a    war    of    aggression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觉得非常的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郝运还碰到了尼古拉斯·凯奇,不过凯奇行色匆匆,他聊了一会,夸郝运是个很帅的华夏人,然后就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聊的话题是宠物,他向郝运推荐养章鱼。

        郝运给他推荐了《卡拉是条狗》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凯奇说ok就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大概率是ojbk。

        郝运的帅气让他很受美女欢迎,甚至有的想睡他,这就很离谱,这里可是艺术的殿堂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他就一脸的纯真,装作听不懂英语和德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口流利的东北话。

        《ptu》也选择了在影展首映,2月11号,郝运和路学常被邀请去现场,郝运甚至还登了台,和任大化一起,一左一右的站在杜七锋的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杜七锋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华语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算是他少有的涉足国际影展,所以现场的热度不是太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由于他的电影风格比较特殊,在欧洲也有一点的受众,所以也没到冷清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影结构很有趣,在放映结束后获得了现场的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2月11日,电影节还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国著名制片人丹尼尔·托斯坎·迪·普朗捷在电影节期间猝发心脏病辞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米果记者埃德华·贝尔共同创办了法国电影卢米埃尔奖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片纷乱中,郝运碰到了之前见过面的李洋导演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郝运的出现,这位面试过郝运的李洋也是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郝运和王顺溜是朋友,给李洋说了一下王顺溜的近况,李洋很惭愧的表示,他这个片子已经没有钱了,再加上既不能上映,也卖不了影像制品,所以自己贴钱来的电影节,没想到意外的进入了竞赛单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李杨曾经旅居德国,非常知晓欧洲人的艺术喜好,他还教了一下郝运怎么用德语介绍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郝运帮他发了半天的电影传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2月12日《盲井》首映的当天,柏林电影宫内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《盲井》在国内并不被人知晓,只在国内的一间酒吧内试映过,但该片在柏林却非常受欢迎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几场也基本爆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谈电影的一些内涵,郝运终于能理解为什么王顺溜身上能薅到属性,这小子别看傻不拉几的,演起戏来真的很有天赋。

        13号的时候,《卡拉是条狗》首映。